京剧断密涧对唱,如何欣赏京剧《断密涧》?


时间:

吴小如先生的讲法,《断密涧》就是得飚高音,否则就不合格,看谁飚得稳,所以唱这戏的人少。据说老唱片里,演王伯当的老生每段都有嘎调或高腔。因为没听过,不好多说。从这些评论来分析,此戏应该是花脸和老生场面气势不相伯仲的对戏,可从我听戏以来,一直感觉花脸是主角!惟一一个不同的是听杜镇杰+孟广䘵对唱的时候。如果换成王佩瑜+孟广禄,那感觉最能引发联想,嘿嘿!

经常听的是裘盛荣+马长礼版本。对《断》这出戏,裘大师有多喜爱、花了多少功夫打磨,只要知道他老人家临去世之前,说话都已经很吃力了,结果还在嘴里哼哼这戏,就可体会出来。站在床前的裘夫人对来看望的弟子说:“你们老师在唱《断密涧》。”如果比较金少山和裘大师两个版本的唱片,那么金版调门比较低,而且唱得不像裘版这么均衡。“李密闻言无定准”这段西皮二六的流畅、音色和节奏控制,至今无人能及裘大师。估计有人评价裘先生把《断》唱得很精美,所谓“精美”就是指这一小段。可惜的是,无论裘版,还是金版,听上去仍旧是花脸主打、老生当挎刀的感觉。虽然,与他们相配的老生演员在对口时“咬”也很卖力!这可能是因为金、裘都嗓子好、气力足,把搭档的戏份给“吃”了。

如果对花脸西皮二六感兴趣,除了《断》之外,可再听听裘先生的《刺王僚》,其唱腔的精美和节奏变化的迭宕起伏更为突出。

谢邀!对于京剧,应该是欣赏他的腔调韵味,有一种震憾心灵的美醉感,而且是百听不厌,而从过去一直流传至今,就说明了他的昧力是如何之强大,这是所有的歌曲比不了的,有哪一首歌曲能传唱几十上百年的?只可惜的是现在的年轻人懂欣赏京剧的人太少了,虽然(断密涧)我没有听过,但是,所有的京剧的韵味都是差不多的,就喜欢欣赏那种腔调,真的是棒棒哒!